明星民企何以平稳“拆弹”、涅槃重生? -银河玖乐

新华通讯社主管

银河玖乐首页 >> 正文

明星民企何以平稳“拆弹”、涅槃重生?
——重庆化解力帆集团破产风险调查与启示
2022-05-19 记者 周凯 重庆报道 来源: 经济参考报
【 】

  重庆力帆集团是“明星”民企由盛及衰的典型之一。自2017年以来,力帆集团债务危机逐步加剧,2020年上半年已经到了资不抵债、企业全面瘫痪的破产边缘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重庆汽车产业发展与区域金融生态安全。

  面对力帆集团破产风险,重庆市坚持“法治化、市场化”原则,引入吉利作为战略投资方,在司法机关和金融监管部门、金融机构大力支持下,仅一年多时间,通过司法重整不但平稳“拆弹”,还引入吉利换电新能源汽车产业“金蛋”和一批知名专业中介机构落户。

  “濒死”力帆如何涅槃重生?这一样本案例对地方防范化解重大风险、大型民企重整脱困有何借鉴启示?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度调查。

  昔日“明星”民企为何濒临破产?

图为力帆科技换电新能源汽车生产车间。力帆科技供图

  1992年,力帆集团的创始人,时年54岁的尹明善在一间农房里创办力帆,经过多年发展,力帆成为全国摩托车制造和出口龙头企业之一。鼎盛时期,力帆集团涉足汽摩、金融、房地产、体育等多个产业,国内外子公司达一百多家。

  然而近些年,由于力帆集团企业家族式管理弊端凸显、技术研发能力不足,加之客观环境变化等诸多原因,力帆汽车国内市场缺乏竞争力、产销量断崖式下跌,赖以支撑的海外市场也遭受重大损失,汽车全口径销量由2017年的约13万辆降至2019年的2万多辆。

  传统燃油汽车发展面临困难后,力帆大规模举债投资新能源汽车试图谋求战略转型,前后投入约50亿元发展新能源电池及整车,但因产品质量、设计定位、技术路线等缺陷,基本无法正常销售,外加共享汽车业务巨额亏损,战略转型以失败告终。同时,力帆金融、物业、房地产等多元化业务收益较小,摩托车业务虽有盈利,又无法弥补汽车板块亏损,2017年以来力帆集团债务问题日益显现。

  为自救,力帆集团在有效资产全部抵质押、基本丧失正常融资能力后,饮鸩止渴大规模采用财务票据、民间借贷等高杠杆融资,年财务成本高达15亿元,最终陷入资金链断裂、主业停滞的危机。

  2018年,重庆市通过协调金融机构融资、收储力帆厂房土地、对接其他企业开展合作等方式为力帆集团纾困,但收效甚微。力帆重整专班一位负责人说:“力帆集团危机是系统性问题导致的,仅靠外部输血和单纯债务重组已无力回天。”

  截至2020年8月司法重整前,力帆集团资产评估值约136亿元,而负债高达约273亿元,其中金融机构债权占债务总额比例近80%;诉讼案件数最高时有1200多起,其主要银行账户和资产均被查封冻结。

  力帆集团一旦破产清算,债务平均清偿率将不到10%,金融机构无抵质押债权将清零,广大中小股东将损失惨重,数千名员工将面临失业并会殃及2千余家汽摩配套企业。重庆银行一位高管说,力帆如果“暴雷”,不但会冲击当地支柱汽车产业和就业稳定,还将对区域金融生态造成破坏。

  推动司法重整 启动曲折“引战”

  重庆市两江新区相关负责同志介绍,重庆市有关方面经多方研判认为,通过司法重整引进战略投资方,导入全新产业和管理体系,是让力帆“起死回生”的有效路径,并明确由两江新区牵头,按照法治化、市场化原则,推动力帆司法重整。

  两江新区高度重视、迅速行动,在支持力帆集团保持稳定、继续生产的同时,抽调精干力量组建工作专班,同时聘请知名律师、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,统筹推进力帆司法重整工作。

  两江新区和中介机构调查发现,力帆司法重整难度很大,不少问题无先例可循。一是力帆集团是民营企业,坚守政府与市场边界,考验着地方决策的科学性和合法性;二是当时多数车企销量下滑、自顾不暇,引进战略投资方一度四处碰壁;三是债权人数量多、诉求不一,有的债权人以极端方式讨债,如何平衡各方利益、合理设计重整方案难度极大;四是力帆集团子公司多、内部管理混乱,资产财务审计任务繁重;五是时间紧,2020年8月力帆上市公司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,如不在当年完成重整,来年将被退市,力帆集团实施破产清算将成定局。

  “当时的力帆如同一个‘植物人’,不仅要输血维持生命,还要让它尽快恢复造血功能、从休克中苏醒,难度可想而知!” 一位业内人士说。

  推进司法重整,首先要找到合适的战略投资方。面对如临深渊的力帆,已过八旬的尹明善四处求助、想方设法防止企业破产,但无人愿意接盘。

  在尹明善多方求助无果后,重庆市有关方面又与国内主流车企协调,但多数车企表示无意参与力帆重整,引战陷入困境。

  通过深入调研,重庆市明确以当年逆势增长的自主品牌车企吉利为重点引进目标。吉利科技集团ceo徐志豪应邀带领团队两次到力帆考察。经反复研究重组路径、多次沟通,2019年12月终于成功引入吉利参与重整。

  吉利控股集团相关负责人坦言,当时汽车行业深度调整,吉利同样面临很多困难,集团内部反对声非常强烈。但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思考再三,最终说服董事会成员,决定参与力帆司法重整。

  李书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第一,参与重整是吉利响应国家西部大开发和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,响应国家鼓励充分发挥市场作用,新能源企业兼并重组、做大做强,提高产业集中度的实际行动。第二,力帆深耕汽车和摩通产业领域多年,是行业内的知名企业,其品牌在市场上具备一定的认可度和影响力。第三,吉利是一家愿意承担社会责任的企业。力帆一旦破产,将对当地上下游产业链和员工就业、社会稳定带来很大影响。”

  扫清重整最大“拦路虎”

  战投初定后,2020年4月重庆两江新区、吉利科技集团和金杜律师事务所、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、普华永道咨询有限公司等中介机构共同组建力帆重整项目组(以下简称项目组),着手开展司法重整工作。

  项目组刚组建便遭遇了“一记猛棍”。中介机构审计发现,持有金融牌照的力帆财务公司正常归集了集团资金近40亿元,但此时该公司已无还款能力,客观上形成了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。上市公司司法重整的前提是不存在违规违法行为,如不及时解决这一问题,将构成违规违法事实,导致司法重整无法通过监管部门审批。

  吉利科技集团副总裁钟弦告诉记者,司法重整通常需要一两年时间甚至更长,当时留给项目组的时间已经非常紧迫。如果不在2020年5月底前解决资金归集潜在违规问题,就无法启动司法重整。由于力帆集团内部企业之间存在大量相互担保和关联交易,一一厘清债权债务关系极为困难。她说:“这是力帆司法重整遇到的最大难题,当时就有中介机构准备离场不干了。”

  为尽快解决资金归集、赢得宝贵重整时间,项目组逐笔摸清债权债务底数,制定了清洁资产注入、担保责任回归等89项具体银河玖乐的解决方案。

  “力帆司法重整过程风险点非常多,开始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干成。但是我们是下了狠心去做的,整个过程非常艰难。” 徐志豪说。

  “那时,项目组成员可以说是‘晚睡早起不过夜’,通宵达旦工作,熬不住了只能轮流睡觉。” 钟弦回忆道。经近两个月的奋战,项目组清理往来资金300余笔、银行账户500多个,2020年5月终于帮助控股股东将涉嫌占用的近40亿元资金逐一归位,顺利进入司法重整程序。

  创新性实施大型民企司法重整

  在解决资金归集问题后,项目组提出“上市、非上市板块统筹实施,‘股权 债务 资产 运营’一揽子重整方案”,全力推进力帆司法重整。

  ——通过基金模式避免政府直接干预。两江新区下属股权投资基金、吉利方面共同出资并撬动国家大基金、社会资金等共计30.2亿元,设立“满江红投资基金”,受让力帆上市公司29.99%股份成为大股东。

  ——通过以股抵债、信托计划系统性解决力帆债务危机。力帆集团涵盖上市公司、持牌非银行金融机构、非上市公司多种主体,单一针对一个或数个公司实施重整,无法化解债务危机。项目组对力帆集团139家企业全面梳理,最终确定“上市板块11家 非上市板块13家”合计24家企业实施重整,占集团总负债的95%、核心资产的99%,其他公司以“一企一策”方式处置。

  上市板块债务方面,在力帆上市公司原有总股本13亿多股的基础上,通过资本公积转增32亿股,其中9.6亿多股用于清偿债务,9亿股用于引入产业投资人,13亿多股用于引进满江红投资基金;非上市板块,以尹明善家族所持力帆上市公司6.18亿股股票为核心资产制定信托计划,未来通过股票升值最终实现债权人受偿退出。

  ——分类精细沟通,赢得债权人支持。协调近3000家债权人同意重整方案工作量十分繁重,项目组针对不同债权人梳理利益诉求、分类精细沟通,并筛选出87家合计金额权重超80%的重点债权人,拟定一对一沟通方案。

  项目组相关负责人说:“平均每天,我们都要和600多位债权人沟通解释。”项目组通过现金清偿小额债权、有财产担保债权留债分期、股票转增、信托受益权分配等方式,将力帆债务平均清偿率从此前的不足10%提高到了34%以上,赢得了多数债权人的支持。

  但是,一些金融机构债权人有质押,即使力帆破产清算损失也较小,如何说服这部分债权人赞成重整方案是一大关键。为此,重庆市积极协调证监会、银保监会、上交所等监管机构给予支持,与金融机构债权人多次沟通。在各方通力支持下,2020年11月,力帆上市、非上市两个板块12个重整方案均获债权人会议高票通过,其中出资人组表决通过率100%。

  ——法院、政府高效联动。在力帆司法重整大方向确定后,项目组多次与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沟通,得到了其提前介入、靠前指导。在最高人民法院的支持下,力帆集团涉诉案件由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集中管辖,保障了全体债权人的利益以及力帆企业核心资产的安全。

 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20年8月裁定受理力帆司法重整后,将此案作为头号案件根据重要时间节点倒排工期。重庆市政府随即与司法机关建立联席会议制度,项目组与重庆破产法庭定期协商,最终力帆集团上市板块企业重整案、非上市板块企业实质合并重整案分别以102天、112天的时间高效审结,避免了力帆上市公司退市风险。

  “有效市场、有为政府”同发力

  吉利科技集团ceo徐志豪表示,重整后企业依然保留“力帆”名称,确保这个重庆民企旗帜不倒,同时吉利方面将对力帆全面赋能,继承好传统、注入新理念,迅速实现产业突破。

  2021年1月,力帆上市公司进行了新一届董事会、监事会及高管团队的换届选举;2021年3月,力帆上市公司更名为“力帆科技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” (证券简称:力帆科技);2021年4月,力帆科技经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,成功“摘星脱帽”。一年多来,力帆科技员工权益保障、主营业务升级、运营管理革新等工作紧锣密鼓开展,全新力帆“扬帆起航”。

  记者近期在力帆科技汽车组装工厂看到,这个停产了三年的工厂又恢复了生机,车间里停满了刚下线的汽车。老员工陈仁国说:“两年前,职工们忐忑不安、害怕失业,现在管理机制更合理了,薪资待遇也有了提高,职工精气神焕然一新。”据统计,力帆科技员工人均薪资涨幅近15%。

  在两江新区的吉利首个智能换电示范站,记者看到,90秒内即可为新能源汽车更换整块电池,并可对电池错峰充电、智能维护。

  力帆科技汽车业务板块相关负责人表示,通过一年多的产线升级改造,已开始批量生产两款换电新车型,今年将完成5万台燃油汽车 3万台换电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计划。“换电新能源汽车市场还需要培育,我们现在的两款换电新车型主要面向b端网约车、出租车用户。后续我们还将面向c端消费者用户生产3款换电新车型。”

  此外,力帆科技在摩托车业务板块正在加快“智能化、电动化”研发,成立了专业研究所,今年将有6款新车上市。

  目前,力帆科技企业运营已步入正轨。财报显示,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9.77亿元、同比增长9.35%,实现净利润0.78亿元、同比增长42.88%。2022年一季度,公司营业收入约12.5亿元、同比增长48.74%,实现净利润5085万元、同比增长220.54%。

  “接下来,我们将加快完善新力帆现代企业治理制度,将重整后的力帆上市公司打造为换电产业制造业务上市平台,形成差异化发展,做强做大新力帆,为各利益相关方带来回报。”吉利控股集团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受访业内人士认为,力帆司法重整不但成功化解了破产风险,还实现了重庆汽车产业链的强链补链、推动多个中介机构落户,其关键在于重庆市不是简单地通过行政手段,对“病危”企业进行“输血式”抢救,而是坚持“法治化、市场化”原则,厘清地方政府调控边界,借助头部企业力量,在各级司法机关及金融监管部门的指导下,将“有效市场、有为政府”有机统一。

凡标注来源为“经济参考报”或“经济参考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稿件,及电子杂志等数字媒体产品,银河玖乐的版权均属经济参考报社,未经经济参考报社书面授权,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、播放。
矩形广告大

找准新赛道,小企业占领大市场

找准新赛道,小企业占领大市场

走进重庆虬龙科技有限公司的工厂,记者看到,在约3000平方米的车间里,工作人员正忙着组装生产线上的电动越野摩托车零部件。这批货物下线后,将出口到美国。

·明星民企何以平稳“拆弹”、涅槃重生?

个人绿色支付、绿色出行和绿色生活数据,可以转化成碳积分,用于兑换礼品或中和年度家庭用电产生的碳排放量。

·疫情之下,这家吉林老国企实现“开门红”

经济参考报社银河玖乐的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新闻内容未经经济参考报协议授权,禁止转载使用

新闻线索提供热线:010-63074375 63072334 报社地址:北京市宣武门西大街57号

jjckb.cn 京icp备18039543号